商管筆記時事議題

Uber 如何因應武漢肺炎

#共享經濟

今年並不是一個好年,隨著疫情的擴張,許多企業正走向崩壞。

我們之前介紹的共享經濟新創圈的巨頭:Uber、Airbnb 和 wework 也各自面臨挑戰,今天我們來看看巨頭之一的 Uber 在武漢肺炎的疫情下的狀況吧。

Uber

Uber 的營運模式:媒合乘車服務的供給端與需求端。

需求端:有移動需求的乘客

供給端:Uber 認證的汽車駕駛

Uber 的主要業務為乘車服務的媒合,在供給端的差異並不大,只有高級車和一般車。而需求也很明確,只要讓我舒適的到達目的地就行了。

武漢肺炎對於 Uber 的影響:

由於疫情,整個交通運輸產業的需求都遭受打擊(飛機、郵輪、大眾運輸和乘車服務),相較起來 Uber 算是比較不慘的一個,但在一些疫情嚴重的城市,Uber 的訂單量下降了 60% (新聞)。在需求端上, Uber 其實也不能做什麼,只能等待疫情過去後,需求量恢復到過往的水準。但另一方面, Uber 在供給端要花的心力就比較多了。

Uber 的供給端有兩個比較大的問題:

  1. 如何讓 Uber 提供的車子,不會有染病的風險
  2. 如何解決 Uber 司機的失業問題

面對第一個問題,Uber 取消 Uberpool 共乘制度,且提供的消毒酒精給駕駛,並要求與乘坐者保持距離。而若駕駛有不舒服,就不要上路,避免疫情傳染。(Uber官方連結

而面對司機失業問題, Uber 則是提供已確診和已經被隔離的財務協助,14天給予 $400 美金到 $1,700 美金不等(Uber說明連結)。但這只幫助了官方已確診和被隔離的司機,並沒有幫助到健康的司機。

這些健康的司機們正在尋求失業救濟金的保障,但由於就業身份的尷尬處境(許多司機是兼職,且各國各州對於 Uber 司機機的法律不一),可能會讓他們無法領取失業救濟金。而 Uber CEO Dara Khosrowshahi 也在 3/24 寫信 給川普,希望美國政府提供協助給全美國的員工,即使是打零工與自由工作者也該被政府所保護。

若政府要處理 Uber 司機的失業問題,勢必就要定義這些司機究竟算不算是 Uber 的員工?而他們做了多少才算是失業呢?甚至定義出新的勞工政策來正名零工經濟的勞工,而這些都是需要花費很多時間去討論的,而在武漢肺炎疫情嚴重下,是否會加速美國政府對於零工經濟勞工的立法,就端看川普怎麼會硬了。

而 Uber 會不會倒呢?短期間不會, 首先,Uber 司機基本上沒載客是不用支付薪資給他們的,在需求量降低的狀況下,Uber 成本也同時下降了。

其次 Uber 手上現金很多, CEO 在3月對分析師的簡報中提到 Uber 並不缺錢,即使在業務下降 80% 的狀況下,公司現金還可供營運 2 年。相對於其他新創, Uber 手上的現金可以讓他渡過這次危機,甚至收購其他競爭對手。當疫情結束後,短距交通的 Uber 恢復運量的速度也會比旅遊和航空業來得快,基本上 Uber 是不會因為武漢肺炎而倒閉的。

Uber 面臨的問題跟肺炎前一樣,如何轉虧為盈和司機的責任歸屬,這兩個事件對 Uber 才會有本質上的影響,而武漢肺炎會是這兩件事的催化劑,投資者將會更認真看待 Uber 的成本控制,而司機也會更認真要求執政者確認他們的身份,也許今年就有機會看到政府承認新的工作型態了。

Tags

相關文章

或許你會想看

Close
Close
Close